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重返洛杉矶 > 第139章 风险控制
    忍不住拿自己跟诺兰·布什内尔相比。

    对方从1971年开始创业,到现在积攒到差不多千万美金身价,有点发展前途,但不是太明朗,存在着诸多不确定因素。

    而韩初冬,认为自己手底下的生意布局更加稳定,前景同样相当可观。

    尤其是彩虹美妆的新款面膜产品,只要做好宣传推广,保证产品的质量和效果,应该能在接下来取得不错的成绩。

    更具有优势的地方在于,白手起家挣到这么多钱,只花了区区三个多月时间,往这些角度想想,韩初冬心里舒服多了。

    自己也知道这种比较存在着诸多不公平,比如重生所带来的优势这一块,诺兰·布什内尔跟他可没办法比,纯粹是眼红对方占有电子游戏这个市场,无聊到瞎琢磨罢了。

    彼此间处于不同的起步点,韩初冬深知自身优势有多大,并不惧怕任何人,也不用羡慕任何人。

    他转身往外走,没再多看所谓的商业机密,对诺兰老板说:“之前我想参与街头游戏机项目,现在我改变主意了,假如单独剥离出家庭游戏机业务,让它成为单独的公司,你认为我出一百万美金,能占到多少公司股份?”

    跟不上韩初冬的跳跃思维。

    在诺兰·布什内尔看来,雅达利公司包含着这个项目,这个项目属于雅达利公司,二者属于一体,完全没想过剥离它,单独拿出来募集资金用于研发。

    但是。

    如果按照韩初冬的说法,其实也不是绝对不行,以街机业务的盈利能力,诺兰本就舍不得放弃这块肥肉。

    然而新项目还不一定,去年才刚产生研发家庭游戏机的想法,到现在还没多大进展。假如有人愿意分摊风险,一起合作搞研发,这比较符合诺兰本身的利益。

    同时也符合韩初冬的利益。

    他的最大优势在于能够投资小公司,使之发展壮大占据市场,从中瓜分到一笔可观的利润。

    然而雅达利公司已经成长起来,变成一家去年营业额突破七百多万美金的行业领导者,现在拿出有限的资金来投资它,还不如多砸点钱把暴风电器和彩虹美妆搞好,又或是去研发磁带播放机,率先抢占新市场,应该可以挣到更多利润。

    家庭游戏机项目才刚发展,韩初冬能从它身上嗅到浓浓的钞票气息,认为这才是值得让自己掏钱出来赌一把的好生意。

    将想法说出口就有合作的机会。

    尽管这番话从自己嘴里说出来后,韩初冬也觉得有些不合适,但他还是盯着诺兰,想得到他的答复,补充说:

    “双方都出创意、资金、和人才,带我一个,你成功的机会将更大。

    你有市场影响力以及专利,我能给你很多支持,包括帮忙一起研发,为我们设计出更完善的家庭游戏机技术解决方案。”

    制造这类产品的想法,早在去年平安夜当天就产生过。

    当时韩初冬觉得投资规模太大,并且还不熟悉整个市场环境,假如跟诺兰合作,有机会实现双赢。

    另一边。

    诺兰·布什内尔搞不清韩初冬的底细,只知道这位年轻的亚裔对雅达利公司感兴趣。

    能不能提供技术支持暂时不清楚,但应该真的能提供些资金方面的支持,这是他需要的东西。

    投资开发家庭游戏机,在诺兰眼中是一次堵上前期积累的豪赌,别的暂且不提,光是借用计算机、雇佣电气工程师、设计必要配件,没两三百万美金投入基本看不见成品。

    连能不能真正开发出来都还不一定,毕竟没人研发过同类型产品,所谓的成功只存在于理论上。

    又不是大风刮来的钱,谁不心疼呢。

    诺兰有点心动,却也没当即给出答复,嘴里说着:“意思是剥离出这个项目,你我之间合伙开发么,公司账户里还有一大笔现金,也能继续挣到钱,貌似我并不是太需要你。”

    “我承认雅达利公司具有更多优势,不过你想想,为什么那么多创业公司都找有实力的合伙人呢?好处在于分摊风险,没人能对新项目拥有百分之百的信心。

    如果选择跟我合作研发,我们按照持股比例分配研究资金的投入,哪怕最后失败了,你也能守住现在拥有的财富。像你所说的那样,街头游戏机业务还在挣钱不是么,而这个新项目可能很挣钱,但都是眼下并不存在的预估利润。”

    韩初冬短暂考虑过“自己是不是需要雅达利公司”这个问题,得出了肯定的结论。

    理由比较复杂,比如这家公司拥有技术专利、资源优势,另外也是因为他不能确信,自己去研发就一定能获得成功。

    出于风险控制考虑,找位具有实力的合伙人分摊研发成本,一样符合他的利益,还不会对其他业务造成太多影响。

    橄榄枝冒然伸出去,韩初冬看不透诺兰的想法。

    没催促对方给出答复,只是继续在工厂里漫无目的地闲逛。

    来到工厂门口。

    货物装满后,挂着内华达州牌照的货车正从工厂大门驶出,有家位于拉斯维加斯的赌场酒店,定制了一批机器供客人们消遣使用。

    诺兰望着逐渐远去的卡车,像是自言自语般说道:“我得承认,你真是个聪明的商人,连我的担心都考虑到了。剥离项目找人合作开发,确实对我很有好处,降低了风险。”

    “感谢夸赞,假如不聪明,哪会过来找你呢。”

    韩初冬笑着说完,又问诺兰抽不抽雪茄。

    实际上他对雪茄不感兴趣,这东西伤喉咙跟口腔,却能起到拉近关系的作用,跟酒桌上散烟是一个道理。

    看过社交方面的书籍,当中提到的三大谈生意的地点里,就包括雪茄俱乐部。

    剩下的还有高尔夫俱乐部、派对酒会现场,美国男性商人大多喜欢这些地方,办公室、餐厅、咖啡馆等地,则会让他们产生防备心理。

    得知不会抽,于是也就没让望月希子帮忙去车里拿。

    久久没有得到回复,韩初冬主动选择避让,留出空间给对方慢慢思考得失,能看得出,诺兰·布什内尔挺重视那个项目。

    上车时候,他已经在考虑要不要利用脑海中的知识,抢先注册些专利,为了利益当一回专利流氓。

    也在想如果对方没同意,是不是应该自己组建一支研发团队占领先机。

    利润足够大,难免会心动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