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玄幻小说 > 殿下万福 > 章节目录 第195章 处理
    阿玉哆哆嗦嗦将身上的血衣褪下,床上的阿秋见着她发抖的动作,只想叹气。

    看着柔柔弱弱的样子,胆子一点不小,原来她决定的计划就是杀了那个男人。

    这厢,阿玉已经换好衣裳鞋袜,她将脏掉的放进木盆,正准备拿到厨房点火烧了,隔壁的房间传来长吭的尖叫声。

    小暖醒了!

    阿玉放下手里的东西,快步去了隔壁房间。

    “夫,夫人,这,这人死,死了。”

    小暖的脑袋原本还晕着,此时吓出一身冷汗,倒是清醒了不少。

    她看看远处的匕首,再望望慢慢进来的阿玉,想到人是她杀的,缩着脖子,双手紧握,怕得要死。

    “小暖,他,他想杀了你,我,我就动手了。”

    阿玉违心地说了谎,为了安抚小暖,同时也要将她拉下水。

    这个小丫鬟跟她相处的时间并不算长,就算平日里很听话,做事勤快人也不错,但这并不能让她放下戒心全心全意去相信这个只有十二的小姑娘,她需要一些理由,让她忠心依附自己。

    毕竟她杀人了,在自己的身份没有显露之前,不想惹下不必要的麻烦。

    小暖听闻阿玉是为了救她才杀了这男人,立即就回想到了先前的事。

    她摸摸鼓着大包的后脑勺,不那么怕了,慢慢下地,去到阿玉身边问道,“夫人,我们,我们现在报官吗?”

    小暖也没经历过这种事,怕得很,她很清楚杀人尝命,可这男人是贼,就算死了,应该,应该也会没事的吧。

    当初为了不跟官府那边的人接触,阿玉连这间院子都没有买下,此时肯定也不想报什么官。

    她拍了拍小暖的手道,“这个男人还不知道什么身份,万一有兄弟或是背景我们就不好处理了。现下我男人没回来,身边没个主事的,官不用报,我们,我们在院子里找个地方处理了,收拾东西离开这里。”

    在阿玉想来,在院子里找个地方将尸体埋了,明天收拾行装,找个车夫回梁州,啥事都没有。

    小暖觉得夫人说的也有道理,不顾头昏脑胀,说是要去院子里挖坑。

    虽说明天就要走了,可这尸体不处理也不行,到时给人发现屋内有死尸,追上来解释不清。

    阿玉想得也很简单,处理了走得安心,就算后面给人发现她早已经回到梁州了。

    一个埋人的土坑,一大一小两个女人都想得很轻松,不曾想小暖扲着锄头去院里,才挖了丁那么点地方就差点晕了。

    阿玉现下刚刚生孩子没几天,肯定是不能干这些重活,看见小暖如此只能让她停下休息。

    “夫人,是我太没用了。”

    小暖坐在屋檐下,想到屋里有个死人,都不敢进去了。

    “你别自责,我再想想。”

    阿玉裹了件披风靠门楹上,心里盘算着别的方案。

    土坑挖不了,屋里的柜子太小塞也塞不下,床下肯定也是不能藏的,太容易给人发现……

    买两把大刀跺碎了扔出去、或是用火直接烧掉?

    不行不行,有刀也没力气跺,烧掉也太引人注目了。

    阿玉有些急燥,在门边坐了一会,突然想到,“小暖,明天你去外面买几条大狼狗带回来。”

    小暖一脸懵,“夫人,买狼狗做啥?”

    “将它们关在院子里,将那男人吃了。”

    是的,阿玉觉得这办法不错,将狗跟尸体都放在这院子里,她们收拾东西离开。

    院里有狗一般人也不敢进来察看,等真正发现,她们早就走远了。

    这个办法几乎完美,阿玉松了一口气,等天亮就让小暖去办,对外还能说两个女人在院里子害怕,买几条狗防贼。

    她安心的回屋,要去看儿子。

    小暖却是被她刚刚的话惊得说不话来。

    这,这人还是她的夫人吗?总有一种毛骨悚然之感。

    房间内,阿秋还睁着他的大眼睛,见阿玉进来侧头木然的去看她。

    刚刚娘亲跟那小丫鬟的对话他全部都有听到,买狗吃肉这种事情她也能想出来,真是让人汗颜。

    隔壁有具死尸在,阿玉也是睡不着的。

    进屋哄了哄儿子,等他睡下了便开始收拾起东西来。

    在这里住的日子不长,除去多添了两个件衣物,也就是儿子的东西多了。

    小暖关好门也进来了,她的东西更少,一个小包袱就全装完。

    “夫人,买狗的事能行吗?”

    计划听起来不错,可总有一种不靠谱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别担心,可以的。”

    阿玉安慰,关上门还让她休息一会,隔壁那具尸体就别管了,到时放狗就好。

    “噢。”

    小暖还是个小姑娘,出了这么可怕的事情自然全都听主子的。

    两人战战兢兢趁天还未亮休息了一会,而此时的府衙客院,魏漓已经醒了。

    房门外,暗三一直睡在屋檐下,听见主子的房间有响动,敲门进去看了眼。

    “刚刚,外面,是否,有声音?”

    魏漓揉了一下额头,不知道是不是这些天体力超支的原因,他在睡梦中听到了尖叫声,还要是很熟悉,像是女人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殿下,并无。”

    暗三知道主子很疲惫,连外面那些当差的小厮都给他赶出去了,整个院子安静得如一潭死水。

    没有吗,那刚刚自己是在做梦?

    “更衣,起程。”

    不相信所谓的梦境,魏漓感觉那是一种预想跟感触。

    外面的天色只有丝丝幕明,魏漓没通知府衙的人,自行拉马出门上街。

    虽说时间很早,不过街上有些人家的灯也亮了,特别是那些做早市生意的。

    魏漓在一个小巷口的早饭铺子随便吃了一点东西,后面一边走,一边去感知周围的异动,以及专属于女人的气息。

    他的这种方法很直接,一路走下去不偏不漏,人要是真在城里,很快就会被找出来。

    那厢,等外面开始有点人声的时候,小暖也揣着阿玉给的一点银子出去了。

    她不清楚那儿有大狼狗卖,听了阿玉的话,去城中的菜市,打算向那些卖家禽的人打听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