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其他小说 > 大红妆 > 第三一七章 雪后
    三个月后,秦王派出去的人回来了,他们没有找到沈太太黄氏。

    虽然没有找到人,但是他们却找到了一些下落。

    沈太太母女曾在一个村子里小住,沈太太贤良淑德,沈姑娘秀外慧中,村子里的人对她们印像很深。

    后来有亲戚来接她们,沈太太和女儿搬走了。

    这一切都在沈彤的意料之中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屠卫是不会让黄氏和欣妩露面的。

    至少不会让她们现在回西安。

    如今西安城里肯定还有他们的人,无论是秦王府,还是她沈彤,一举一动尽收眼底,若是此时此刻让黄氏和欣妩回来,非但不会抬高她们的身份,还会有来无回。

    这么多年都等了,也不急于再等几年。

    欣妩也只有十二岁,而秦王也只是一个与太皇太后不对眼的王爷而已。

    虽然所有人都知道,这对母子之间的仇怨越来越深,甚至到了剑拔弩张的地步,可是所有人也同样知道,剑拔弩张也只是剑拔弩张而已,离马踏城池的那一步还差着火候。

    而后晋和它的死士营,要做的就是在火上浇上烈油,让大火熊熊烧起来,烧得越旺越好,直到鹬蚌相争渔翁得利。

    夏去秋来,秋天也走到尽头。

    终于到了周铮要准备动身北上的时候了。

    这一日,西安城里下起了雪,这场雪从后半夜一直下到次日晌午才停下来,沈彤刚刚用过午膳,秦王府的小内侍就来了,宜宁郡主约她进府赏雪。

    沈彤一直觉得赏雪是一件莫名其妙的事,雪有什么好赏的?

    到了王府,宜宁郡主就抱怨道:“府里的人从早上就扫雪,落一层扫一层,若不是我让他们不要再扫了,这会儿就什么都看不到了。”

    沈彤笑道:“看不到才好呢,走路不用打滑了。”

    “彤彤,你怎么一点诗情画意也没有呢,把雪扫没了,我们还怎么堆雪人打雪仗?”

    好像堆雪人打雪仗也和诗情画意沾不上边吧?

    沈彤哈哈大笑,她没有诗情画意,但是她喜欢打雪仗。

    今天进府,沈彤带着芳菲和小妹。芳菲和小妹时常来王府,早就和宜宁郡主身边的人混熟了,这会儿听说要打雪仗,全都磨拳擦掌,就好像她们能打赢似的。

    一群人来到花园里,这里的雪就是宜宁郡主特意让人留下没扫的,厚厚的一层。

    小姑娘们在屋里闷了一上午,这会儿终于放晴,心情舒畅,没过一会儿,就在雪地上玩了起来。

    正在这时,远远的有几个人走了过来,待到近前,走在前面的原来是周铮和萧韧。

    “三哥,七哥,你们一起来玩吧。”宜宁郡主笑着说道,这一年来,周铮和萧韧很少再像以前那样,和她们一起玩了,难得在花园里遇到他们。

    周铮道:“我们刚才就在赏月阁里吃茶,父王让我们过去,我们在这里路过,刚好遇到你们,你们自己玩吧,小心点儿,不要冻了手。”

    赏月阁就在花园一角,从赏月阁到前面,的确要在这里路过。

    宜宁郡主很是扫兴,懒洋洋地问道:“父王怎么这个时候找你们......该不会是去燕北的事吧,我也要去。”

    宜宁郡主猜得没有错,这几日王府里便在准备给燕北郡王大婚的贺礼,而此次去送贺礼的人便是秦王三公子周铮。

    半年前,宜宁郡主曾经为此求见秦王,想要代替周铮去燕北观礼,秦王自是没有同意。

    如果可以,秦王是不会让周铮亲自过去的,但是没有办法,于情于理,秦王都要派自己的儿子过去的,只是他和别人不同,他只有周铮这一个儿子了。

    这也是压在秦王府众人心头的大石,而现在,已经到了要动身的时候了,这块大石终要落下,就看是怎么落了。

    过了年,周铮便要动身前往燕北,赶在开春之前到达,祝贺燕北郡王大婚之喜。

    周铮佯怒:“你去了也没用,父王不会答应,我也不会答应。”

    说罢,周铮看向沈彤,道:“沈姑娘,你帮我看着宜宁,不要让她冒冒失失地乱跑。”

    沈彤看了看站在周铮身边一语不发的萧韧,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周铮眼尖,立刻发现沈彤的目光不是看向自己,而是看向萧韧的,他夸张地叹了口气,对萧韧道:“你帮我劝劝宜宁,我先走一步,你随后跟来。”

    说完,周铮拔腿就走,气得宜宁郡主看着他的背影直跺脚。

    萧韧却没有劝她,而是打量起沈彤来。

    今天的沈彤穿了一件狐皮斗篷,萧韧认识那件斗篷,这是在榆林的时候,他送她的皮子。

    这张皮子是他亲自打的,亲手硝的,只是沈彤怎么长得这么慢,去年送给她的,今年她还能穿。

    “七哥,你盯着彤彤做什么?”一旁的宜宁郡主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,我和彤彤说几句话,你一边玩去。”

    说着,萧韧便向另一边走去,沈彤无奈地冲着宜宁郡主笑笑,做了个“他是神经病,我也没办法”的表情......然后,快步跟了过去。

    两人一前一后走到一棵古槐下面,冬日的微风吹起,有雪沫子从树枝上被吹落下来,洒了二人一头一肩。

    萧韧伸手,拂去沈彤头上的雪,又顺手给她把风帽戴上,沈彤有点窘,也不知这小孩今天又怎么了?

    “有事吗?”沈彤问道。

    “过了年周铮就要北上了,我也去,你要不要一起来?”萧韧问道。

    沈彤一怔,并非是她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,她想过,但是也只是一闪即逝,并没有深想。

    因为她没有理由跟着一起去。

    若是宜宁郡主也去,那么不用她说,秦王也会让她跟着,说不定她还能再赚一笔银子。可是现在秦王不让宜宁郡主去啊,所以连同她也就没有了这个机会。

    不可能的事,沈彤懒得深想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萧韧一说,这种原本不可能的事,就变得有可能起来。

    她怎么忘了,她和以前已经不同了,她不再是需要秦王照拂的沈氏遗孤,她是沈彤,一个曾经救过秦王救过宜宁郡主的人,她是一个能够自保,也能保护他人的人,而不单单只是一个小姑娘。